2018年5月3日 星期四

20. 勢在必行的福音之路──職場啟發見證訪談

復興轉化講道系列(20)

五月底,啟發辦公室將在真理堂舉辦啟發大會,廣邀各教會願意投入職場啟發的同工一起來學習和分享經驗,我們今天特別要全文刊登楊牧師與兩位弟兄,在職場做啟發這個事奉上的對談與交通。

■訪談:楊寧亞牧師,受訪者:許德輝、張欽漢




受訪者小檔案
德輝:五年前開始做啟發,去年二月開始做職場啟發。
欽漢:三年前開始做啟發,去年三月開始做職場啟發。


Q1:你為甚麼會進入職場做啟發?

德輝:

從之前參加艾德‧史福索(Ed Silvoso)牧師的職場轉化特會開始,我就對職場的轉化很興奮,2016年我跟一群弟兄姊妹上楊哥的門訓班,那一年門訓班除了有道,還有職場同學見證的激勵。因為楊哥那時候鼓勵大家奉耶穌基督的名為在職場的人常常禱告。門訓班結束之後,楊哥就招聚我們,問我們之後要做甚麼,我們就在想:是不是讓有一些人去欽漢的職場幫他做啟發看看。

欽漢:

會投入職場啟發一開始是覺得自己在職場上過得滿辛苦的,也看到別人過得很辛苦。後來我參加了楊哥的門徒班,覺得上帝有透過一些機會讓我跟職場的人傳福音。另外一個很重要的是,我看了一本書《恢復猶太根源》,我看到猶太人怎麼樣傳福音:他們在會堂領受上帝的話,然後又在家裏面傳承他們的信仰;我看到在職場也可以做這樣的事情。我得到這樣的異象,使我更想做啟發。

Q2:做職場啟發有哪些美好的事物可以跟大家分享?

德輝:

我一開始去就是想傳福音,但是我去到那邊第一個讓我最感動的是,我看到在職場做啟發的弟兄姊妹,他們自己的生命被很大地改變,而且每一個都被改變。去年二月我們在土城的一個工程顧問公司開始做啟發,那邊的經理是我正在帶領的弟兄,我鼓勵他做啟發幾次之後,他回家跟太太說:「德輝哥叫我做啟發,可是我很怕。」然後他太太就說:「那你就拒絕德輝哥好了。」第二天這位弟兄在公司碰到我,我又問他要不要一起做啟發,他正要拒絕我的時候,聽到一個聲音跟他說:「你就做做看嘛!」他就脫口跟我說:「好啊!」他是經理,對下屬非常好,但是他一直以來有一個自卑感,就是不敢跟人講他是原住民,也不敢講他是基督徒。做完啟發之後他才知道,啟發幫助他有很大的突破。

後來我在敦化南路陪另一個弟兄做啟發。還沒有開始的時候,他在禱告祭壇裏面常常求上帝幫助他改善跟同事的關係。他是一個很有能力的業務,但是他要邀請人來的時候發現,他的嘴巴有時候滿利的,這樣的說話方式在業界大概都沒問題,可以做足業績,但是要傳福音的話,大概有點難。我印象很深刻,當他要開始跟人傳福音的時候,他用雅各書為自己禱告,求上帝改變他的舌頭。

這些弟兄姊妹在教會有的是小組長,有的是區長,可是當他們到職場上,常常自動換檔,他們自己都沒有意識到,而當他們開始在職場傳福音的時候,上帝就在他們生命當中做很大的修剪,讓他變成禮拜天跟週間的言行一致,那個生命是從質裏面的改變。每一個都是這樣!有一個姊妹的同事跟她說:「我發現妳做啟發之後,改變滿多的。」因為她以前是公事公辦,跟人講完話就叫別人閃人,自從啟發開辦,她對她邀來的同事來賓,公事講完之後,還會再關心一下,免得同事以後不來了,然後她發現自己跟同事的關係有很大的改變。

欽漢:

我覺得職場啟發裏發生最大的改變,主要是生命的改變,尤其是我們的禱告祭壇,很多同工在禱告裏面被改變。比如說以前在教會裏面,我們常常叫人家參加禱告會,好像都叫不動,或是他們也不知道這禱告到底會不會發生甚麼事情。我們的禱告祭壇大概是每個禮拜一個小時,一開始是我跟另外一個弟兄在帶,有一個同工覺得我們每次只是在唸聖經,很無聊,可是沒辦法我們要辦啟發,她必須跟著我們一起禱告。大概到了第二個月,她突然在禱告的過程中被聖靈充滿,她跟我說,那次她禱告之後非常感動,回去之後那個感動仍然持續不斷,甚至還會被上帝叫起來繼續禱告。她開始看到一些異象,上帝感動她要為別人禱告,她也開始為她先生一些緊急的事情禱告,她發現禱告很大地改變她的生命。

還有另外一個同事,他禱告完之後,那個禱告的喜樂一直在他的裏面,沒有辦法停止,當他回到座位上,看到旁邊的同事,也忍不住為他的需要禱告。他發現他很自然地想要為別人禱告,以前從來不會這樣,從前的他在工作裏面是一個非常容易緊張、害怕的人,常常擔心甚麼事情沒有做好。

Q3:非基督徒因著參加職場啟發有沒有甚麼改變?有沒有結出果子呢?

欽漢:

每一個職場都是這樣,人們常常要表現很有能力、很厲害、很堅強的一面,可是在啟發裏面,人們比較可以放下自己,然後分享心裏面的東西。我發現這些慕道友是非常渴慕的,他們渴慕的程度超乎我的想像,他們來到這邊以後開始問很多聖經和生命的問題,他們會問基督徒為甚麼會這樣那樣。過程中我請他們讀甚麼或請他們去看甚麼,他們回去之後全部都看完,回來又問很多問題,那些問題有時候我還沒想過,或還沒有想通,被他們一問,我才慢慢了解到原來福音是這樣。

我們有啟發來賓準備要受洗,已經開始陪讀《新生命》,我覺得他們已經差不多是基督徒。他們現在回家會跟太太一起禱告,我沒有要求他們禱告,但是他們回去開始為家人禱告,甚至來為我的婚姻禱告。原本我們的禱告祭壇只有兩、三個人,現在開始增加,而且來的都是慕道友,不是老基督徒。

德輝:

在職場邀請人參加啟發很容易,我在輔大做啟發的時候就發現這個現象,好像走出堂會在外面做啟發的邀請都變得非常容易。因為對受邀的人來講,他不需要改變,只要待在他很熟悉的生活環境裏、有他認識的朋友就好,要他們到堂會來就比較困難。所以我們遇到很多所謂的happy problem,就是新朋友團進團出,人來太多,同工不夠。比如說在土城,只有我跟這個弟兄兩個同工,他是經理,一邀就來了八個人,同工對新朋友二比八,遠遠超過合適的比例。所以我們還要努力禱告求主加添同工,或者限制人數。

在土城有一個同事,他是二十年的慈濟志工,他的工作就是把骨髓捐贈的人從機場載到醫院,骨髓捐贈完再載回去。很多捐贈者是外國人,他很喜歡講英文,雖然講得不太好,但他很喜歡做這個志工的工作。他來參加啟發,我們也不知道能夠改變他甚麼,結果他是我們在那邊所結的第一個果子,他今年一月受洗了!有一次禮拜四中午我們要做啟發,他的主管說他那天請假,結果到中午啟發開始的時候,他出現了。他的主管問他為甚麼請假還要來公司,他說:「對啊,我請假,但是啟發我要來。」啟發結束之後,主管想順便找他做事,他立刻回答說:「我請假喔!」就完他就走了。他是特別來參加啟發的。

Q4:在堂會裏面做啟發,跟在職場做啟發有甚麼不一樣?職場啟發做得好的關鍵是甚麼?

欽漢:

我以前在教會做過兩年的啟發,我覺得培訓很重要,我們自己在一些角色上有過訓練、操練,才能夠在職場上做。對我很有幫助的訓練是,培養起一種尊重人的態度。例如新朋友來的時候,我們要懂得不能夠講太多基督教的術語。在我們公司,我不能夠公開講基督教,以前有人在公司唱聖誕快樂歌,就被告,有點像在中國大陸,不能夠公開傳福音,也不能講那些基督徒術語。我們要尊重別人。

從去年開始做職場啟發,我發現最重要的就是福音的精神,關心一個人,不是因為他要不要來參加啟發,而是單純地想要關心他。不管是做啟發或是幸福小組,我覺得最重要的是我們本身要有尊重人的態度,真的是想要無條件關心他,不是只因為希望他來參加活動。我開始做啟發,上帝就開始更新我,每一次辦,我就被更新一次,感覺我被傳福音。我被傳福音之後,就看見上帝對每一個人的心意也是這樣。

德輝:

職場啟發大部分是在中午舉辦,一個小時到一個半小時,時間很短。一個小時的啟發,效果很好。因為沒有太多時間破冰、玩太多遊戲,每一場都很簡單,新朋友來了,就拿便當,簡單寒暄一下,就開始看影片,一邊看一邊吃,最後留二十分鐘討論,見好就收。通常結束時,大家都意猶未盡。再來就是,職場上的人,不需要我們請客。我們在土城那個公司辦啟發,從頭到尾的餐費,老闆全包;雅虎(Yahoo)這個企業有提供公司餐,所以我們不用準備;另一科技公司是他們請,他們還說:「你請客,我就不想來。」

我們真的可以對啟發很有信心,以客為尊、尊重的態度在職場無往不利。甚至,如果一個地方原本對福音越有敵意,啟發在當中就越受歡迎,因為我們真的無條件尊重他、接納他。上個禮拜四我們在雅虎辦第一次試營運,做了一整套的啟發,包括週末營。試營運是甚麼意思呢?就是,這個職場當中的基督徒團契沒辦過啟發,其中有人想辦,我們就在當中辦一次以基督徒為主的啟發,性質上可以算是同工培靈聚會。比如這次是開蓮姊參加過去年的羔羊戰士餐會後,非常想做啟發,她把這個負擔傳遞給團契,也邀請我們進去協助他們。這個團契有十幾個人,一開始,真的想做啟發的大概是兩三個人,所以我們就試營運,辦一次給團契中的基督徒參加的啟發,不邀請任何新朋友,但是原本就在團契當中的慕道友當然就會讓他一起參加。效果非常好,整個團契大復興!基督徒原本生命光景不怎麼樣,參加啟發之後,生命整個被更新。

雅虎這個企業中的基督徒團契,有一個大約兩年的禱告會,但是禱告到後來只剩下兩個姊妹,有時候甚至只有一個人。她們常常流淚禱告求上帝復興團契,讓團契在公司成為福音的出口。試營運之後,團契中有十幾個人穩定參加。啟發的信息會觸摸人心,原本沒有想做啟發的人,在試營運的過程中被信息感動,之後真正辦啟發時,他們就很想去邀請人來參加,來聽這些信息。他們不是因為「上面」要做啟發,所以「只好」去邀請人,而是他們親身領受了福音的大能,打從心裏想去邀請。而因為他們要邀請新朋友,需要禱告,所以就一定要來參加禮拜五的禱告會。這個禱告會從原本的兩個人,到現在變成每次都有十幾個人。負責禱告會的姊妹每次講到這都會哭,她說上帝真的應允她們的禱告,這兩三年來她們一直都在為公司禱告。啟發進來,帶給這個團契很大的復興!

Q5:總結一下,做職場啟發要注意那些事情,才可以做得好。

欽漢:

最關鍵的是禱告,這會讓我們知道那個職場的文化,知道怎麼樣用他們的方式去愛他們。第二是尊重。第三是需要跟別人連結,需要團隊,有兩個人同心合意禱告就可以開始了。不一定需要是同教會的基督徒,同心是更重要的。

德輝:

第一禱告祭壇。第二是試營運,試營運很關鍵,會讓很多同工得著福音的動力,在當中預備同工、預備團隊。啟發一開辦,新朋友來,是壓力,啟發信息不熟,是壓力,同工磨合,也是壓力,三個壓力一起來,會讓同工起初的時候覺得很辛苦。如果有試營運的話,第一,信息會熟,第二,同工磨合過,彼此的角色會更清楚,新朋友還沒來的時候,把該磨的磨完,新朋友來的時候,團隊會預備得比較好。我們在一家保險公司辦的啟發,大湖主恩堂的牧師帶著那個公司的基督徒從零開始學習,從試營運開始成立一個社團,到現在預計有四個人要受洗。雅虎從試營運開始,到現在也非常成功。第三是很需要教會牧者的遮蓋。職場上的弟兄姊妹真的很孤單,我們去到那邊才知道他們有很多困難。在堂會裏面辦啟發,隨時都可以找到同工,很容易找到區牧、小組長來支援,可是職場上的基督徒,很多困難必須自己面對,一切都要自己來,屬靈爭戰特別大,很需要被遮蓋。每次我跟欽漢覺得做不下去的時候,就跑去找楊哥,楊哥是我們的遮蓋。(楊牧師:我們在門徒班一年,已經建立起生命的關係了,這樣的生命關係是遮蓋的基礎。他們要做,我就全力支持,這是生命的關係。)

Q6:怎麼樣的遮蓋最有幫助?

欽漢:

要有牧者在背後鼓勵。在職場上做啟發的人,在職場上可能非常有影響力,但是在堂會裏不一定有很重要的職分或角色,不是那麼顯眼,不太容易得到某些支持或資源。職場上的環境,跟堂會的環境不太一樣,有時候職場上弟兄姊妹帶出來的一些信息,看到的一些東西,會不知道怎麼帶到堂會裏面,有一些觀念跟資訊有落差。我自己在職場上做啟發,有些資訊也不知道怎麼樣帶進堂會。牧者最重要的支持就是,到弟兄姊妹的職場上一起做,這樣彼此就會有共同的語言,知道職場上的需要到底是甚麼樣子,才知道怎麼樣遮蓋。

德輝:

我舉個例子,弟兄姊妹在職場啟發中邀請來的人,常常是工作上有直接關係的人,很多的情況是,對他們來說,要帶這些人討論生命的問題,其實很困難。這個時候,堂會如果可以派一個小組長、區長或區牧,來這邊一起同工,會很有幫助。

雅虎這次辦啟發,第一次,同工有十一人,屬靈認領了三十人,實際來的新朋友比原本屬靈認領的,多了十幾人,這十幾人都是公司最高層的主管。開蓮姊是老闆,她邀了一堆公司中的一級主管和副主管,十幾個主管來到這邊,同工嚇死了,主持人不敢主持,彈吉他的手發軟,因為他們不知道怎麼樣去帶主管的主管的主管,討論人生問題。他們趕快跟我們求救,我跟欽漢過去幫忙,我們兩人分別帶八、九個主管討論。同工們原本的想法是,這些主管反正是老闆邀請來的,來一次捧場就是了,之後不會再來。沒想到,結束之後,每個主管都覺得非常棒,有人覺得可以聽到其他同事的人生觀,很好,有人生命中有些地方卡住,來到這邊,就通了。他們覺得很輕鬆,每一個人都主動問下一次是不是還有。我們真的需要一起來撈這些魚。

楊牧師結語

啟發不只是為了佈道、獵人頭,更重要的是讓人在啟發裏面,慢慢被無條件的愛滲透,改變對人的態度,開始尊重人,改變自己和來賓的生命變成福音的生命。我們要求上帝的國降臨在家庭、在職場,基督徒在禮拜堂接受裝備,是為了要進入家庭和職場。我們一定要走出去,帶出國家社會很大的翻轉!(2018.4.24‧小組長總聚見證‧姚愛文、吳琇瑩整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