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8年5月11日 星期五

4.僕人等候主人的比喻:警醒忠心的態度

【主日信息回應】路加福音中耶穌的比喻:天國百姓的態度(4)「僕人等候主人的比喻:警醒忠心的態度」

相信祂,忠於祂的託付

經文:路加福音十二章35-48節、馬可福音十三35-37節、約翰福音六章29節

信心是忠心的基礎,沒有信心,就沒有忠心。我們若沒有信心,就看不到耶穌,看不到我們生命的主人,行事就會隨便。



這個主日的講台信息提到,耶穌在路加福音十二章所講關於天國百姓態度的比喻;耶穌透過這個比喻教導我們這些活在地上的天國百姓,在祂第一次來和第二次來之間,我們所應該要有的一種態度,那就是忠心。彼得問耶穌,這種忠心的態度是對著門徒說還是對著所有基督徒說的(見路加福音十二:41),路加福音沒有記載耶穌的回答,但是我們可以在馬可福音中看到耶穌的回答。馬可福音十三章又稱小啟示錄,講到我們等候主再來的時候應該有的態度,其中35-37節,耶穌說「……你們要警醒;因為你們不知道家主甚麼時候來,或晚上,或半夜,或雞叫,或早晨;恐怕他忽然來到,看見你們睡著了。我對你們所說的話,也是對眾人說:要警醒!」耶穌講得很清楚:所有天國的百姓都要有警醒忠心的態度。

忠心有三個特質。忠心的第一個特質是很清楚上帝給我們的異象、對我們的託付。上帝給每個人的託付都不一樣,忠心就是忠於上帝對我們個人的託付,上帝要我們做甚麼,我們就做甚麼。當然,每一個人忠心的內容都不太一樣;一般基督徒、傳道人或者使徒,都有不同要忠心的內容。哥林多前書四章1節後半:「所求於管家的,是要他有忠心。」這是指傳道人要對其職事忠心,忠心甚麼呢?答案在這節的前半:「……為基督的執事,為上帝奧祕事的管家……。」傳道人跟所有基督徒一樣,對人、對事、對物都要忠心,只是在一切事情當中,特別要對一件事忠心,那就是關乎上帝的奧祕、福音的奧祕、基督身體的奧祕。忠心的第二個特質是,一生持守上帝的託付,直到見主面的時候,而不是前面跑得很好,後面卻跑得不好(也就是所謂的「晚節不保」)。忠心的第三個特質是,由衷地、打從心裏發出熱情,擁有熱情才能夠堅持到底;沒有真正的熱情,不可能堅持到底。

有信心,才會忠心 

那麼,如何才能忠心呢?忠心的英文是〝faithful〞,這個字由〝faith〞加上〝ful〞構成,先有〝faith〞,才有〝faithful〞,也就是說,先有信心,才有忠心;同樣地,希臘文中,「忠心」跟「信心」這兩個詞的字根是同一個。一個人要有信心,才會忠心。甚麼是信心?信心就是緊緊抓住上帝,緊緊抓住耶穌的心。我們若要對所有的人、事、物有忠心的態度,前提是要有信心;信心是忠心的基礎,沒有信心,就沒有忠心。我們若沒有信心,就看不到耶穌,看不到我們生命的主人,行事就會隨便。我們就算在很多事情上盡心竭力、忙得像熱鍋上的螞蟻,但如果這一切的忙碌都不是出於上帝、我們並不是在忙上帝託付的事情,那我們還是離忠心的態度很遠。

約翰福音六章記載,那些猶太人經歷過五餅二魚的神蹟之後,就問耶穌一個問題:「我們當行甚麼才算做上帝的工呢?」(28節)耶穌的回答似乎很奇怪,祂說:「信上帝所差來的,這就是做上帝的工。」(29節)我們在談做工的時候,指的都是外表的工作,而我們認為忠心就是好好把這些外表的工作做好。可是,當耶穌談到上帝的工的時候,祂沒有談這些外表的工作,而是去談對上帝的信心:「信上帝所差來的」。有信心,才能真正認識主、真正認識主的託付、真正認識主的愛;真正認識主那無條件的愛,才能夠忠心到底。我們的忠心、我們那從心裏油然而生的熱情,是從哪裏來的?是從耶穌基督那無條件的愛而來的。保羅之所以願意比一切使徒更勞苦,是因為耶穌的愛激勵他:「……我今日成了何等人,是蒙上帝的恩才成的,並且祂所賜我的恩不是徒然的。我比眾使徒格外勞苦;這原不是我,乃是上帝的恩與我同在。」(哥林多前書十五:10)惟有我們領受了耶穌基督的恩典、耶穌基督的真理、耶穌基督的同在,我們才可能成為忠心的人。我們的熱情、目標、異象、動力,全都來自信心。沒有信心,就沒有忠心。要解決忠心的問題,就要先解決信心的問題。

不忠心,就是假冒為善 

耶穌在馬太福音廿四章最後說,一個不忠心的人,跟甚麼同罪?懶惰?耶穌的答案不是懶惰。這個問題的答案,大部分人都料想不到—耶穌說不忠心跟假冒為善同罪(馬太福音廿四:51)。為甚麼不忠心跟假冒為善同罪呢?不忠心就是沒有信心,聽主話語的時候,只聽進腦袋,沒有聽進心裏;假冒為善則是,腦袋裏知道主的話是甚麼,甚至還可以清清楚楚地對別人講出來,但是口中所說的和真正做的不一樣。不忠心跟假冒為善乍看沒有關係,其實本質是一樣的。天國的第一個比喻「撒種的比喻」說,如果我們的心田是淺土,就只能把上帝的話聽進腦袋,聽不進心裏,以致於會假冒為善,也就是會不忠心。我們教會也有淺土的問題,口中所說的是一套,可是我們所活出來的生命卻是另一種樣子,這就是主耶穌所說的不忠心。我們可以舉出以下的實例:

在彼此相愛上忠心 
例如,我們說人比事情更重要、關係比工作更重要,那麼,當教會內弟兄姊妹吵架的時候,我們就必須先幫助他們停止吵架、解決關係的問題,而不是讓他們在關係不好的情況下繼續服事;如果我們所說的和實際所做的不一樣,就是不忠心,就是假冒為善。

在三乘三禱告堡壘上忠心 
又例如,我們很看重三乘三禱告堡壘,那麼,我們做到了沒有呢?我們經營了很多年,但是目前的情況是,只做了第一個「三」,第二個「三」還非常弱。第一個「三」是彼此代禱、互相扶持,第二個「三」是屬靈認領、探訪關懷。其實,三乘三的核心意義還不在於彼此關懷代禱,而是一起為慕道友禱告、關心慕道友。可是現在大家好像都以為三乘三的意義是基督徒聚在一起彼此取暖。肢體連結、彼此代禱當然很好,但大家不要忘記,三乘三禱告的核心意義是外展關懷。盼望大家一起努力,讓三乘三真正成為我們的信念,讓我們真的走出去關懷有需要的人,這才是真正的忠心。

在醫治釋放事奉上忠心 
再以醫治釋放事奉為例,根據聖經的記載,耶穌在地上的事奉內容有一半以上都是醫治釋放,那麼,我們的時間表中,醫治釋放事奉所占的比率有多少呢?很多時候,心靈受傷的人已經來到我們教會了,我們卻沒有時間去服事他們。每堂主日崇拜結束之後,都有人走到台前要接受服事,我們卻沒有足夠的同工把這段時間空出來服事他們。我們要天天檢視自己的時間表,看看自己一天下來到底有沒有接觸人、有沒有為人禱告。我雖然很忙,但還是有時間為人禱告,包括教會內的弟兄姊妹以及還沒信主的人;我盼望同工們無論再怎麼忙,一定要優先把從事醫治釋放事奉的時間排出來。

在男女關係的聖潔上忠心 
再以我們在男女關係方面的教導為例。我們說,弟兄關心弟兄、姊妹關心姊妹,但是這有沒有成為我們的信念呢?我教導這個觀念教導了三十年,早在我們採用G12的牧養架構之前就已經在傳講了,但是有些弟兄姊妹似乎還沒有把這放在心上,還會跟我說:「我們不會有問題的,楊哥太緊張了!」自以為站立得穩的人,是仇敵要俘虜的對象。許多屬靈前輩都是這樣教導的,例如約翰‧衛斯理(John Wesley)完全禁止弟兄同工單獨關心姊妹,因為他非常瞭解男生的本性是甚麼樣子。今天,我看到基督徒一個一個地淪陷,心中非常憂傷,不但一般弟兄姊妹失敗,連傳道人也有不少失敗的。直到現在,大家還是不相信我們本身是創世記三章之後,墮落的男人、墮落的女人,所以在男女關係上輕輕忽忽地,以致給魔鬼留了地步。我們真的要牢牢地守住這個原則,即使別人不高興,也要牢牢守住。我在屬靈上帶領姊妹的方式是透過集體教導,最多把兩三位姊妹聚在一起,和她們分享上帝的話;有些姊妹覺得這樣不夠,說我不夠關心她們,希望我可以單獨輔導她們,我也只好說:「沒辦法,因為在真理堂,上帝沒有託付弟兄同工單獨輔導姊妹。」我的祕書清一色都是弟兄,也是因為這個原因,一方面避免試探,一方面作榜樣給大家看。可是我發現,有些人還是沒有這樣的信念,真是危險,因為等到失敗才開始願意遵守這個原則,為時已晚。一旦教會領袖出現男女關係不聖潔的問題,可能就會演變成整個國家社會的事件。我們一定不能在這件事情上失敗!很多時候,我們對自己有多軟弱是不認識的,以致於給魔鬼留了地步。求主帶領我們在男女關係上聖潔忠心。

在學生工作上忠心 
還有另外一件事也一直在我的心裏面,那就是我們的學生工作。這幾天,我利用中午的時間去台大校園一面散步禱告,一面看看這些大學生都在做些甚麼。有一天我走在台大校園的時候,突然感到很難過,我想到宣教士當初成立真理堂這個教會是從學生工作開始的,今天我們可以連結眾教會、影響台灣,是因為早期學生工作打下的基礎。可是這幾年我們的大專生工作積弱不振,其中一個原因是我們投入學生工作的人力不足。當年我們除了有四個全時間同工專心作大專生工作之外,還有男生宿舍、女生宿舍的舍監。今天我們有多少全職同工投入學生工作?只有兩名!若我們沒有投入時間、人力,「關心年輕人」就只是一個口號而已。學生工作絕對不是少數同工的事情,我們要整個教會一起來關心年輕人。這是上帝給我們的異象,我們不能夠失去上帝給我們的託付。我們在培育同工的過程中感到很困難的時候,不要放棄,要持續不斷地向主求,跟主說:「祢一定要幫助我,告訴我要怎麼突破。」靈恩運動第三波的領袖、創辦美國「葡萄園團契」的溫約翰(John Wimber)不放棄、持守上帝的託付,上帝真的就幫助他突破。他從聖經裏領受到對醫治工作的負擔,之後他每個禮拜都傳講有關醫治的信息,即便還沒有醫治發生,他還是照樣每個禮拜都傳講,一連傳講了十一個月,才看見上帝施行醫治的神蹟。在完全沒有看到果效的那十一個月,他依然堅守上帝給他的託付,這就是忠心。

在關心貧窮人上忠心 
我們說我們要照顧貧窮人,那麼就要去看我們是不是真的把金錢投在這個事奉上。我在學生時代就是這樣做的,我當時沒有多餘的錢,所以就禁食禱告,把因為沒吃飯而省下來的錢拿去幫助有需要的人。最近姚建德牧師和我交通講道事奉的時候說,他在講關心貧窮人的道的時候,心中感到虛虛的,因為他覺得我們教會做得並不好,我們能舉的例子就是德蕾莎修女以及來台灣作醫療宣教的蘭大弼(David Landsborough IV),我說:「沒有關係,我們還是要傳講。雖然我們現在做得並不好,但只因為這是主的吩咐,我們就要忠心傳講。我們要不斷地傳講,直到主的心意成就在我們當中,直到我們教會每個人都真的去關懷貧窮人。」我相信不久的將來,我們當中也會出現類似德蕾莎修女、蘭大弼那樣的見證人。

蘭大弼是英國籍宣教士,曾任彰化基督教醫院院長(他的父親是該院創辦人),他一生在上帝面前忠心照顧貧窮人。台神院長林鴻信曾經問他:「你怎麼會這麼愛台灣、這麼愛貧窮人?」結果,蘭大弼說他也不知道,他想了一整天也答不出這個問題;愛貧窮人的信念已經內化成為蘭大弼的一部分,所以他不再特別去想為何要這樣做。這讓我想到耶穌在馬太福音廿五章說,在末日,天國國王稱讚一些人在地上做了很多憐憫人的事情,那些人的反應卻是:「主啊,我們甚麼時候見祢餓了,給你吃,渴了,給祢喝?甚麼時候見祢作客旅,留祢住,或是赤身露體,給祢穿?又甚麼時候見祢病了,或是在監裏,來看祢呢?」(37-38節)蘭大弼在台灣服事四十年,回去英國之後,有人問他,他最愛的地方是哪裏,他說是台灣;他前陣子過世了,他臨終前,半昏迷、半清醒之際,身邊人問他最掛心甚麼事,他說是關心貧窮人—他在意識模糊之際,依然反射性地表達出他的信念,這再一次讓我們看到,關心貧窮人的信念是多麼深地內化在他的裏面,這是真正的忠心!

護衛我們裏面的忠心:警醒禱告、除去影子使命 

警醒禱告
當我們要在上帝面前忠心的時候,我們要知道,撒但一定會想盡辦法讓我們無法忠心。我們要有屬靈爭戰的觀念,要知道,當我們想要緊緊跟隨耶穌、活出耶穌給我們的生命、持守上帝的託付時,魔鬼會非常不高興,牠會想盡一切辦法攔阻我們。馬太福音、馬可福音、路加福音都告訴我們,我們面對末世要有警醒的態度,因為仇敵會來偷竊上帝放在我們心裏的道。很多時候,我們已經領受了上帝的託付,只是仇敵透過世界誘惑我們,使我們離開上帝給我們的託付,利用苦難讓我們軟弱,使我們無法持守上帝給我們的託付。我們真的很容易離開上帝託付我們的使命,因為世界、撒但、肉體不斷地在攻擊我們,所以主要我們警醒禱告,免得入了迷惑。

除去影子使命 
除了仇敵偷竊之外,另外一個會使我們不忠心的原因是我們裏面的影子使命(shadow mission)。「影子使命」這個詞是最近我在一個領袖訓練研討會聽到的,它的意思是甚麼呢?影子不是實體,是黑暗的、虛無的,用聖經的話來說就是草木禾稭,當草木禾稭抓住我們的心、使我們為它而活,而我們卻不自知,就叫作影子使命。也就是說,我們潛意識裏面有一個我們肉體很想要的東西,我們不知道這東西來自肉體,還以為是從上帝而來的;這東西是黑暗的影子、是草木禾稭,會把上帝的託付排擠掉,使我們離開上帝的託付。

除去「一定要贏」的影子使命 
舉個例子來說,如果我們因為害怕失敗而用盡力氣追求成功,務求在一切事情上都有最佳表現,甚至在教會裏服事也是出於這種動機,那麼,「避免失敗」就是我們的影子使命。有些人無論做甚麼都非贏不可,在學校念書的時候一定要贏過所有同學,在社會上工作的時候一定要贏過所有同事,信了耶穌來到教會,還是覺得一定要贏過所有同工。這樣的人,他們裏面始終都有一種「贏」的需要、「把別人踩下去」的需要,但是他們自己並不知道這一點;所以他們覺得很奇怪,為甚麼他們的人際關係老是不好。

除去「避免貧窮」的影子使命
還有些人,他們非常害怕落入貧窮、物質匱乏的光景,恐懼到一個地步,需要擁有非常多的金錢或物質才會有安全感,他們一切的努力都是為了避免讓自己在物質上有缺乏(這可能跟他們的成長背景有關,他們經歷過很窮困的日子,窮怕了),以致於物質成了他們的上帝。對這些人來說,「避免貧窮」是他們的影子使命。

除去「避免讓父母不高興」的影子使命
此外,「避免讓父母不高興」也是一種很常見的影子使命。許多人與父母之間都有不合神心意的魂結,這魂結一直在控制他們的人生,他們幾乎可以說是用盡一切努力在避免讓父母不高興。我自己以前也有這樣的問題,我在家中排行老么,又是那種非常乖順的孩子,凡事都聽爸爸媽媽的,所以要走出這個影子使命對我來說很困難。我花了很多年的時間在處理這個問題,幸而上帝憐憫我,讓我終於走出來。華人文化是一種非常重視「孝順父母」的文化,我們當然要孝順父母,但是我們一定要很清楚,上帝才是我們生命中的老大,不要讓父母成了我們生命中的老大。如果我們把父母當成上帝,父母的好惡就會影響我們的事奉,影響我們的感情、婚姻,甚至影響我們與孩子的關係、教養孩子的方式等生命中許許多多的事情。

禁食禱告,緊緊倚靠上帝 

忠心這件事比我們想像的困難得多,首先我們會沒有信心,其次仇敵會來偷取我們心中所領受的上帝的道,把不合神心意的東西放在我們裏面,所以我們要禁食禱告,禁食禱告是屬靈爭戰的武器。耶穌說鬼趕不出去的時候,就要禁食。倒不是說趕鬼就要禁食,只要有信心,就算不禁食也可以。但是當我們沒有辦法的時候,禁食可以幫助我們徹徹底底、謙謙卑卑地倚靠主,以致於得到對主的信心。我自己曾經有過一次從很困難的人際關係中走出來的經驗,而我能夠走出來的關鍵就是禁食禱告。弟兄姊妹,主講得非常清楚,新郎不在的時候,我們就要禁食了,我們在等候主再來這段期間會經驗到屬靈爭戰,但我們可以透過跟主建立親密關係,得到勝過仇敵的力量。跟主建立親密關係的方法就是必須非常渴慕主、非常要主,而禁食禱告會使我們身心靈感覺非常軟弱,以致非常渴慕主、非常要主。若我們外表禁食禱告,裏面卻沒有要主的心,那樣的禁食禱告只是餓肚子而已,不會幫助我們勝過仇敵。

透過禁食禱告,上帝會光照我們生命的黑暗面。禁食禱告就是把時間空出來,不做任何事情,單單在上帝面尋求祂,當我們願意放下一切的忙碌來到上帝面前尋求祂,祂會對我們說話,讓我們看到自己生命的黑暗面;而當我們生命中的黑暗面被對付過之後,又大又難的事情就很容易突破。因此最近幾年,我在培育同工的時候幾乎很少監督他們外在的工作,而是協助他們看到自己生命中的黑暗面、看見自己在信心方面的問題,幫助他們整理內在錯誤的信念;如果內在生命不突破,無論我外面跟他們說甚麼都沒有用。因此,當弟兄姊妹聚在一起的時候,要多多分享耶穌、分享見證;當我們看到耶穌,裏面的信心就會起來,仇敵就會離開。不管是講道、教導或是帶領小組聚會,目標都要帶領人遇見耶穌,得著真正的信心。

忠心的見證:海蒂媽媽 

今年年初,比爾‧強森(Bill Johnson)來台灣辦特會的時候,有一對在非洲事奉的宣教士夫婦跟他一起來,他們收養了成千上萬的孤兒,這位宣教士妻子叫作海蒂‧貝克(Heidi Baker),人家都稱她「海蒂媽媽」。我最近在讀他們事奉的記錄,我看見神蹟奇事在他們當中持續不斷地發生,非常感動。這位海蒂媽媽得到一個先知性的話語:「上帝要在莫三比克行很多神蹟,特別是要使瞎眼的得看見。」雖然她有博士學位,但她的心還是很單純,她得到這樣的領受後就說:「主啊,既然祢這樣說,那我就去為病人禱告。」她真的就回到非洲為病人禱告,特別是為瞎眼的人禱告,只要看到瞎眼的人,就去為對方禱告。只是她每次禱告完後都沒有看到任何神蹟發生,對方的眼睛都沒有得醫治。大部分人面對這樣的情況,十之八九都會覺得算了,不過她卻決定繼續禱告下去,就這樣禱告了一年之久。她堅持到底,因為她認為上帝既然這樣說,那她就照著上帝的話去做就是了,希望看到先知預言的成就。

就這樣過了一年。然後,有一天,她為一個瞎眼的禱告完之後,對方的眼珠開始從白色變成灰色,然後又從灰色變成棕色,視力當場恢復!在場的每個人都驚訝地叫出聲來。更希奇的是,這個瞎眼得醫治的人,她的名字和海蒂媽媽的非洲名字一模一樣,都叫作「阿依達」!這是多麼稀奇的一件事,肯定是上帝做的!第二天,她為一個瞎眼的小女孩禱告,這個小女孩同樣也當場得醫治!第三天,她為另一個瞎眼的人禱告,發生了和第一天一模一樣的事情:對方的眼珠從白色變成灰色,然後又從灰色變成棕色,視力當場恢復!更不可思議的是,這三人的名字都叫作「阿依達」!

三個人的眼珠都得醫治,並且三個人的名字都跟海蒂媽媽一模一樣!海蒂媽媽問上帝:「怎麼會這樣啊?」沒想到,上帝卻跟她說:「妳是瞎子。」她覺得很奇怪,問上帝這是甚麼意思,但是上帝一連三次都只回答她:「妳是瞎子。」這可把她給嚇壞了,先是發生了這麼不可思議的事情,現在上帝又對她說這麼奇怪的話,她一點都不瞭解這一切是怎麼回事。稍後,上帝才又跟她說:「妳是瞎子,因為妳根本沒有看到西方教會是多麼地貧窮,就像老底嘉教會一樣,赤身瞎眼,自己還不曉得。妳要去跟我的百姓說他們有多麼貧窮,跟他們分享靈糧。」我們不僅外面貧窮,我們裏面也貧窮。可是有些人根本不知道自己靈裏有多貧窮,不知道自己需要得醫治、需要被上帝的話滿足。我們最麻煩的是,不知道自己裏面有多貧窮,不知道自己有多不忠心,所以耶穌告訴我們:「要警醒,免得入了迷惑。」

結語

上帝要賜給我們很多很好的東西,我們雖然信,卻往往只信了一半,沒有真正信入內心。我們要把上帝的話聽入生命裏面,跟主說:「主啊,祢怎麼說,我就怎麼跟。」其實,我們真的不需要聽人講太多,單單聽上帝的話,腳踏實地去做上帝託付我們的事情,就會有不得了的事情發生!以上我對大家所傳講的信息,是上帝對我們整個團隊說的話,我是打從心裏跟大家分享的,上帝非常喜悅我們作一個良善又忠心的僕人,願聖靈幫助我們領受祂的話,讓祂的話成為我們的信念!(2010.3.30‧週會信息)

● 問題與討論
①上帝託付你的事情有哪些?在上帝給你的託付當中,你在哪些事情上比較容易忠心,在哪些事情上比較不容易忠心?
②本篇信息提到了幾種會影響我們忠不忠心的因素,你現在想要好好面對哪些部分?
③在上帝面前輪流開口禱告,求上帝幫助我們可以忠於祂的託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