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7年1月6日 星期五

(第7篇之延伸閱讀-2) 愛中事奉,高舉耶穌(下)—基督徒預備自己赴羔羊婚筵的方式

【主日信息回應】啟示錄系列講道「末世耶穌基督的啟示」(7):赴羔羊婚筵

經文:啟示錄十九章5-10節,馬太福音廿四、廿五章,哥林多前書十五章

是耶穌在領導教會,不是某一個特定的人,也不是某一群特定的人;我們要讓耶穌行走在教會中,我們要榮耀祂,所有事情都是耶穌講了算數。 



一切事奉都要高舉耶穌

我們接受了耶穌的愛之後,就可以去愛我們身邊的人,我們所做的每一個事工、每一個活動、每一件事情,也應該都是出於耶穌這種無條件捨己的愛,並且也都應該是為祂做的,而不是為我們自己而做。啟示錄十九章9-10節:「天使吩咐我說:『你要寫上:凡被請赴羔羊之婚筵的有福了!』又對我說:『這是上帝真實的話。』我就俯伏在他腳前要拜他。他說:『千萬不可!我和你,並你那些為耶穌作見證的弟兄同是作僕人的,你要敬拜上帝。』因為預言中的靈意乃是為耶穌作見證。」我們所做的一切,焦點都在耶穌,我們和我們的弟兄姊妹,以及天使,都是僕人,都是使女。我們不是作老大,乃是作僕人,跟隨被殺的羔羊。

高舉耶穌,不高舉團隊
活在這個世界上,我們太容易以人為焦點,不以耶穌為焦點,行善時也還是在宣揚自己。我們要非常注意自己的服事動機,要常常問自己:「我們到底是在服事上帝,還是在服事自己或自己所屬的團隊?我們是否以為別人都應該要跟隨我、跟隨我們的團隊?人家看到我們的生命與事奉之後,是覺得我們很偉大,還是覺得耶穌很偉大?」若我們做的一切只是讓人家覺得我們本身很棒,而看不到耶穌的榮耀,老實說,這樣的事奉根本就是一敗塗地。今天,真理堂有很多連結眾教會的國度性事奉,我真的求主幫助我們不要高抬我們的團隊。我們對於「不要高抬個人」比較警醒,卻很容易疏忽「高抬團隊」這種危險,我們在做連結事奉的時候,很容易覺得我們的團隊很了不起,特別是當別人謝謝我們的時候。

高舉耶穌,不高舉屬靈權柄
這個禮拜六,「初為人父母」課程結束的時候,有一位弟兄問我:「楊哥,我已經上完八堂課了,你能不能告訴我,為人父母最重要的事情是甚麼?」我只告訴他兩件事情:第一要注意的是自己和耶穌的關係。這門課最後一課的主題是孩子的靈性教育,我們在談孩子的靈性教育時,焦點其實不是孩子。我們作父母的很容易把所有焦點都放在孩子身上,整天要求孩子改變這個、改變那個,其實親職教育、孩子的靈性教育,真正的焦點都是父母本身和耶穌的關係。父母本身在耶穌面前蒙恩多少,對孩子的影響力就會有多少(無論面對肉身的孩子或屬靈的孩子,都是這樣)。

最近,有好幾個人跟我提到小組化教會容易出現的問題:小組化教會透過分層負責的方式進行牧養,組織上呈現金字塔式的結構,這原本是為了牧養上的方便而設計的,但是漸漸地,一不小心這種組織卻會對愛的團契造成負面影響。有些年紀比較輕的弟兄姊妹,當他們想到要和牧師或其他教會領袖講話的時候,心中竟然會感到很害怕。羊群害怕牧者,是一種很不對勁的現象,我們教會要好好檢討,改變這種不正常的現象。牧者在傳講上帝的道的時候,是「代表」上帝在講話,但弟兄姊妹有時會錯以為牧者就是上帝,因而害怕牧者。自從亞當墮落之後,一般而言,所有人面對權柄的時候都會感到害怕。所以保羅說,作權柄的、作監督的、作牧者的,要溫溫和和地待眾人(見提摩太後書二:24)。溫溫和和地對待羊群,羊群才不會怕牧者;羊群一旦害怕牧者,彼此之間就沒有辦法溝通,牧者就無法影響他所牧養的羊,他們會與牧者疏離,即使一起事奉,也常常是陽奉陰違。

因此,我回答那位弟兄,為人父母第二件重要的事情是:要注意父母跟孩子的關係。我在分享這一點的時候,當場就在課堂上做了一個調查,想了解學員和他們屬靈父母、屬靈權柄的關係,結果發現,甚麼話都敢跟屬靈父母、屬靈權柄講的人,只有一半!這個比率低得讓我非常吃驚,我們教會真的必須好好地面對這個事實。有一半的人不敢在屬靈權柄面前坦露自己,羊群與牧者之間的關係不暢通,真是令人感到難過。其實,屬靈權柄只是代表上帝,並不是上帝本身,弟兄姊妹要單單敬畏上帝,而不是把屬靈權柄或是任何人為的制度看得比上帝還要大。

高舉耶穌,不高舉制度
我曾經問一位在北美教會聚會的弟兄:「你們教會做決定的方式是甚麼?你們做決定的時候,是不是把耶穌以及祂的話放在第一位?」他說:「楊牧師,對啦,耶穌第一、聖經第一,但我們的文化是,遵守教會的規條最重要。」真是令人難以置信!這豈不是像極了中世紀的天主教教會,當時的天主教教會認為教會制度比上帝、比聖經更重要。

高舉耶穌,不高舉自己
這個禮拜天,台北靈糧堂鄭愛娜牧師跟我說,前陣子,有一個小組化教會的同工感到非常疲憊,所以主任牧師帶同工出去好好放鬆一下,不料大家回來之後還是很疲憊。其實,外在的忙碌並不是我們疲憊的主要原因。耶穌挺忙的,可是祂裏面總是平靜安穩,我們之所以疲憊、沒有安息,主要原因並不是我們外在做了多少事情,根本的問題是,我們活在自我中心裏面。以自己為中心,帶來疲憊;以上帝為中心,帶來安息。耶穌說:「凡勞苦擔重擔的人可以到我這裏來,我要使你們得安息。我心裏柔和謙卑,你們當負我的軛學我的樣式,這樣你們就必得享安息。」(馬太福音十一:29)我們如果任憑我們的老我強到一個地步,我們就會完全失去安息。一個讓耶穌基督作主的人,即使有一百件事情同時進來,他也不會慌亂。這幾年,我一直在幫助我們的同工學習這件事情,也就是單單聽主的聲音,我們做任何事奉的最重要原因,都不是因為這些事情是主任牧師或任何區牧交待的。沒錯,上帝會藉由外在的組織、制度告訴我們當做的事情,可是我們要很清楚知道這些是從上帝來的,我們是跟隨主,做主要我們做的。當我們聽到主的聲音,我們事奉時,裏面就會有很大的把握與喜樂。

高舉耶穌,不高舉外表
有一次,鄭愛娜牧師曾經去跟一位天主教的神父學如何聽主的聲音。神父請她默想彼得履海的那段經文(馬太福音十四:22-33),然後每隔一個鐘頭就來跟他分享,她在這段經文當中聽到主對她說了甚麼。鄭牧師說,起初,她因為太熟悉這段經文了,所以看不出甚麼新的亮光。第一個鐘頭過去後,她和神父說她沒聽到甚麼,第二個鐘頭過去之後,她還是和神父說她沒聽到甚麼。神父想了一想,請鄭牧師改看英文聖經,換種語言幫助她跳脫原本的眼光。鄭牧師一讀英文聖經,馬上就有亮光了,當她讀到彼得快要落海,耶穌對他說“come”的時候,馬上看到一個很榮耀的異象:一張藍色的布上繡著金色的線,閃亮輝煌。她很興奮,就跑去跟神父說。神父很慈祥地看著她說:「嗯,這個異象有兩種可能,可能是從耶穌來的,也可能是從撒但來的。妳認為是哪一種?」她說:「這個異象那麼榮耀,藍色代表海,金色代表君王,所以應該是從上帝來的。」神父說:「不對,這是從撒但來的。」鄭牧師非常驚訝,不明白為甚麼。神父依舊很慈祥地說:「耶穌不是要妳“come”嗎?我們來到耶穌面前,是要看祂,不是要看那些華麗的東西。祂叫妳過去祂那裏,妳卻還在看那些華麗的東西,這樣很對不起耶穌喔,去跟耶穌說對不起。」神父所說的其實就是「唯獨基督」,凡是從上帝來的預言、異象都一定是以耶穌為焦點,這正是更正教非常強調的真理。

這些年來,各地靈恩運動都經常鼓勵基督徒看異象,然後去解釋這些異象,用這種方式聽上帝的聲音。在末世,上帝確實會透過異象對祂的百姓說話,但人喜歡用自己的意思來解釋,所以往往解釋錯誤,而且有些異象可能根本就不是從主來的。我們不只在解釋異象的時候要以耶穌為焦點,我們的一切行動、一切事奉都要以耶穌為焦點。如果我們所看見的異象、我們的事奉跟耶穌沒有關係,那就要小心了,因為這些東西非常可能不是屬上帝的,而是從撒但、世界或肉體來的。跟耶穌基督沒有關係的,統統可以不用看、不用聽,也不用跟。

高舉耶穌,不高舉任何人
這次布永康牧師來台灣舉行佈道會,沒有為人按手禱告,一方面是因為他已經七十歲了,體力有限,另一方面是因為,他要讓年輕傳道人服事,好讓人知道,無論是哪一個器皿,只要被聖靈充滿,都可以被上帝使用。聖經說,只要奉耶穌的名,所有人都可以醫病、趕鬼、為別人祝福,但是我們高舉人到一個地步,總是覺得布永康牧師按手比別人按手靈驗,輕看了耶穌給信祂之人的權柄。馬丁路德曾在聚會最後,抱起一個小朋友,請這位小朋友為會眾祝福,就是要讓大家再一次知道,上帝才是賜福的那一位,人只是上帝手中的器皿,從這位小朋友口中說出的祝福,和牧師口中說出的祝福一樣有能力。

這幾年我在事奉中一直嘗試要打破小組化教會那種金字架式的組織架構,讓大家看到是耶穌在領導教會,不是某一個特定的人,也不是某一群特定的人;我們要讓耶穌行走在教會中,我們要榮耀祂,所有事情都是耶穌講了算數。我們當中年紀輕、事奉經驗少的弟兄姊妹,只要你敬拜耶穌,你蒙恩披戴了耶穌的義,就要敢講話,即使你的意見跟權柄不一樣也沒有關係,只要是從耶穌來的意見,都可以用正確的態度自由地交通出來。(2009.12.15‧週會信息)

●問題與討論
①啟示錄用「赴羔羊婚筵」來說明基督徒等候主再來時,心中的那種期待與興奮。你自己想到日後要與主耶穌面對面,心情如何?
②愛中事奉是我們在地上預備自己日後見主面的方式。今年過年期間,你計畫如何服事身邊的人?
③彼此祝福禱告。